一二十年间,生榨店遍地——生榨米粉进城记(二)

我第一次吃生榨米粉,是在上世纪末,在建政路和古城路交界的丁字路口,广西日报社大院后门的铺面,有一家生榨米粉店。当时参加一个活动,要到报社统一坐车。我没吃早点,早早去到报社,找东西吃。看到“生榨米粉”的招牌,闻所未闻,于是进去吃了一碗。第一次吃生榨粉,但觉口感嫩滑之至,吃起来很是清爽,味觉也很奇异,后者才知道那是生榨粉著名的酸馊味儿。

初尝生榨粉味道,我便被迷住了,味道奇香,口感爽滑,吃下去肚子非常熨帖。那时候南宁没有那么多外来米粉,连如今已从南宁走向广西很多地方的三品王牛肉粉,都未曾问世。连现在随处可见的下桂林米粉、螺蛳粉,都还很少见。所遇上的,基本上是南宁本地米粉,老友粉、干捞粉和以猪牛肉、下水为主菜的汤粉、炒粉。实在说,当时本地米粉做得远没今天好吃,我认为是广西最难吃的米粉。想吃碗桂林米粉,就要到新民路连升酒楼,或原南湖公园大门旁桂林仔饭店吃饭,顺便点一份桂林米粉当主食。据说桂林仔的米粉,不但米粉、配料、配莱,连水都从桂林运来。总不能为吃碗米粉就上馆子吧?当然,也听说铁路、江南有桂林米粉店,但那时交通除了公交就是打车,出行太过隆重,我是不敢为碗米粉劳师远征。同样,就算发现生榨粉好吃,并不容易吃到,南宁城区没几家。我所能知道的,除了广西日报社后门,第一人民医院附近有一家,老水街还有两家。后来网络风行以后,老水街这家“远红生榨米粉”成了网红,一次次被网友引申卖弄。我住在南宁东部新开发的埌东,到这几个地方都有点距离,想吃顿生榨粉不容易。好在那时候下乡不少,每到周边区县,我总想办法找碗生榨粉吃。有一次被人拉去邕宁县城蒲庙镇吃鱼生,我先溜出来吃生榨粉,吃得肚子胀胀的,结果没吃几片鱼生,光喝酒,人家以为我不吃鱼生,还张罗着加别的菜。所以,我和一般的南宁人在对生榨粉味道的认识有所不同。我理解的生榨粉,是有酸馊味儿的。有些在南宁长大的人,会认为酸馊的榨粉变质了。

这事回想起来有些古怪。按说南宁城区几乎是被吃生榨粉的地方包围起来的,但以前就硬是没几家生榨粉店。只能说口味差别之大,别说去国离乡,就隔个十里八里,就远远不是一副嘴脸。有趣的是,美食的流传很可能跟经济的发展水平成正相关关系。经济不发达的年头或地区,人流、物流都很停滞。总有一些走南闯北的家伙,吹牛时说起在什么地方吃了啥好东西,听的人口水直流,但除非自己也亲自去了那个地方,否则是吃不上的。经济发展加速以后,川菜走出了盆地,湘菜红遍了南北,连东北杀猪菜都千里迢迢流窜到海南了。别说菜式,就连食材、佐料、厨具,都随着经济趋好,走出产地满天下兜售。北京烤鸭居然做成了直空包装,火车站就有卖;广西的柳州螺蛳粉,做成速食包装后,香港奇人偷码论坛,短短时间以几十亿元的年销量卖遍全国。

标签 米粉 生榨 南宁 味道 榨粉